‧MIIIA*mia=mia+idea+ingenuity
‧handgemaakte stempels x illustratie
‧小紅書:愛上橡皮章 ㄎㄎ刻  ←寫書甘苦談!
‧最新近況News:
Mia手作洋洋小舖/Mia's creation store 
Mia刻章教室消息/Mia's Stamp Classroom 
刻刻工具指南/Stamp Tool Guide 
為你畫一只紙袋子  出走計畫

已停止印章訂做,請不用再詢問喔 
‧合作/繪圖/設計: miiia0125@gmail.com
‧FaceBook:"Facebook Fan Page, 給一個讚!" 
‧基本上不回答詢問品牌工具的問題,小堅持請見諒。

一直覺得,總是肥肥肉肉消不掉的臉,一定和類固醇脫不了關係。

 


從我有自己的記憶以來,我就知道自己是個氣喘兒。
還沒上小學以前的年紀,大概都會三兩天發作一回。

氣喘發作是怎麼一個樣子呢?
就是呼吸很難吸到空氣,要很大力的吸,並且胸口會有聲音。
判斷就是從背後聽我的胸口呼吸,有ㄏㄧㄨˊ的聲音就是開始發作了。

只記得我常常半夜在跑急診室,每回爸媽都緊張的要死。
可是他們也其實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怎麼幫我。
我也不知道這個氣喘是多大的嚴重病,是後來看到鄧麗君,才知道...會死人。
不過我卻沒有很震撼咧,還偷偷覺得自己就好像那種電視上阿、報紙上會出現,
那種努力與病魔戰鬥,雖然疾病在身卻依然樂觀的小鬥士,總是打動著每個人,
然後大家都會齊心為他加油。

後來媽媽開始尋找醫生來治療我的氣喘。
那個時候,氣喘還不是很普遍,在醫療上也沒有專門治療的方法。
因此我媽必須四處打聽四處詢問,各個大醫院都去試,中醫西醫密醫三管齊下。
我就這樣一間醫院跑過一間醫院,高雄所有的大醫院都有我的病歷資料,
診所也不下近百間巴,掛號卡一堆,但我倒以收集他們為樂!

小學時候,媽媽聽人家介紹了一間密醫,據傳超有效果,就把我帶去。
我的天,去一次就要在屁屁上扎四針,還每個禮拜都要來一次。
我竟然都沒有任何怨言,只知道每次爸爸開車帶我去都會買好吃的麵包,就很開心。
所以我可憐的屁股就這樣每個禮拜都去扎個四針,不過確實情況改善很多。
但是呢...我人卻一天天圓一圈又一圈起來,
之後看到當時的照片,我都快吐了!真的是超級胖!
肥到一種程度,就像哈利波特電影裡面那個常欺負他的死胖子表哥。
當然,那時候我還是完全毫無意識,倒是我媽給驚到了!

然後又進入找醫生的迴圈,到底怎麼會變成這樣?
好說也過了一兩年了,醫學的進步的確很快,在過敏上已經有對症下藥的治療。
本來固定在長庚接受治療,可是超遠的,要橫跨一整個高雄市才會到。
後來陸續有近一點的高雄醫學院,也開始有專門的醫生和設備,就轉移過來高醫。

在高醫檢測,發現那四支針全是類固醇。
我接受了非常大量的類固醇,年紀又小,無法消耗,就變成死胖子一個。
馬上就停止了去那間密醫,開始在高醫接受固定的治療。

我們後來才知道氣喘就是過敏的一種,也接受了過敏原的檢測。
太誇張了,一張表上滿滿的過敏原,幾乎全部都有,高達百分之70、80。
什麼狗毛、蟑螂、螃蟹、蝦子...都是!
意謂著,我都不能碰!一碰就容易引發過敏。
自此我媽把家裡的絨毛玩偶都收起來不準玩,家裡也常常在清潔,
每天都掃地拖地,一個月就洗一次被子枕頭什麼的。
我懷疑這是造成我媽現在超愛乾淨的習慣,動不動就洗這洗那的。
總之,因為過敏原多了很多限制。

我的過敏的確超多的。
不只有氣管過敏(就是氣喘),還有眼睛、鼻子、皮膚都會過敏。
眼睛一過敏起來就是雙眼紅腫到睜開只能看到一條線;
鼻子則是會很癢,鼻涕無止盡;
皮膚就全身有皮膚的地方都一點一點紅點,超級癢又不能抓。

同時開始治療過敏,把過敏原一個一個降低。
從小一到小二這段期間,我的固定治療是這樣:
一餐要吃兩種藥,中藥和西藥。如果加上有感冒,就不只了。
中藥是慢性的治療,在改善體質;西藥則是對症下藥,快速壓制症狀。
每個禮拜都要去高醫打針,一次一針。
從一個禮拜三針、四針,逐漸依病狀縮為一個禮拜一針。

也因此和高醫實在超熟的了,就好像來到自己家一樣,
一進去就知道往哪走,自己都能掛好號,然後直接先去裡面的書局玩。
時間差不多要輪到我,再走到診療室去等。
整個過程,我一個小二生全可以一個人在大醫院做到。

跟醫生也很熟阿,都先被問一問以後,馬上就到隔壁小間房間打針。
我有固定的一瓶藥,護士小姐先找到我的藥瓶,再用針吸出劑量,打入手臂。
不用說,我對針也很熟。
看著針扎進去一點反應也沒有,還會覺得針冰冰涼涼的,感受那冰涼液體流進來。
打完針我都會跟護士要針筒,護士會把針頭拔掉,針筒洗一洗給我玩。
針筒是要拿回去跟我弟玩打針遊戲,或是拿針筒當水槍。
那時候可是收集了各size的針筒。

漸漸的,經過治療,氣喘發作次數減少非常多。
使用的藥物劑量都開始降低,中藥有吃到國中還在吃,西藥就不記得了。
打針倒是持續到小四還小五,醫生說不用來就停止了。

別小看,當時還沒有健保耶,全部都是自費!
想如果我沒有過敏,我們家一定可以很有錢。
每次都看我媽要用抵稅的事,好大一疊的醫院掛號紅單。

到了國小六年級、國中以後,我氣喘發作都是少數,而且不大嚴重。
醫療上也有氣管擴張劑,氣喘時馬上吸一下,就能夠抑止起喘發生。
那時候會發作的原因,其實心裡有數。
每次跟我弟或跟同學玩、或看電視節目,很好笑的我都笑的很誇張,很久。
我猜一定是過度使用胸口,因為每次笑到一種地步,就會感覺自己開始氣喘。
但我媽就會說一定哪裡太髒有塵滿,然後叫我吸藥。

到現在大學了,有好久,我沒有氣喘了!
我媽現在自覺是氣喘治療專家,有人的小孩有同樣毛病,他必把自己的經驗都得意傳授。
不過現在醫療真的進步好多,連打針都有一台機器可以在家自己打。
可是,總覺得我那被類固醇增肥的臉到現在還是肥!真可惡!




 

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nickgoo
  • 看到南瓜的氣喘心酸血淚史不禁讓我心有戚戚焉阿<br />
    因為我小時候也身受氣喘之苦阿  而且我也是過敏體質<br />
    難道~~這是身為直屬的默契嗎(冏)<br />
    講到類固醇這勞什子真是種不好的東西<br />
    記得以前我媽跟我講過會造成什ㄇ月亮臉 總之<br />
    就是會有很可那的副作用<br />
    想想幫你打類固醇的密醫真是很沒道德<br />
    事先都不告知患者會有多可怕的副作用<br />
    真的是很糟糕 社會上真是一堆沒良心的醫生<br />
    <br />
    <br />
  • miapiyo
  • 我那絕對是超大包子饅頭臉!<br />
    花大錢變胖子...金雖..<br />
    嗚哈~該不會是高雄空氣太差<br />
    咱們高雄人都有過敏病..
  • nickgoo
  • 哇~~泥回的真快 我才剛打完咧<br />
    不過高雄空氣的確不大好阿<br />
    想想我現在還是個衛生紙的愛用者<br />
    因為.......太常擤鼻涕了 都是過敏害的<br />
    還被我媽說我以後會投胎到沒有衛生紙的國家(冏)<br />
  • miapiyo
  • 哈~剛好在線上咩!<br />
    現在在新竹應該還好~不過我覺得差不多<br />
    因為風超大的...<br />
    高雄空氣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很髒呢<br />
    這大概是高雄唯一比較不好的缺點!<br />
  • bosebrand
  • 天吶~咪呀小時候的經歷真的很不同凡響耶!(吃驚中~)好恐怖的過敏原喔!
    另外 那個密醫的太機車了~下次去幫他打幾針最大號針筒的類固醇 (咬牙切齒)
  • 不過經過我媽的細心照顧,我現在是頭好壯壯!!
    小時候在醫藥方面真的花費很大啊!
    現在想想也覺得挺恐怖的

    Mia 於 2009/11/12 11:48 回覆

  • Tina Leung
  • Mia的過敏原真的是................
    看來我和我老公也還好嘛!!!
    我是不能吃蝦和晒太陽
    他是鼻子容易過敏狂打噴嚏